默克爾參觀一汽大眾成都工廠
  圖/CFP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張潔清 實習生 何四芬) 正在中國訪問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昨晚抵達北京,繼續為期三天的訪華行程。正如被外界所熟知的,這已是默克爾2006年接任德國總理以來第七次訪華。其實早在1997年,默克爾就以德國聯邦環境、自然保護和核反應堆安全部部長的身份訪問過中國。這是德國負責環境保護、新能源開發與利用的部門。
  據新華社消息,時隔17年,這次默克爾訪華的重要議題之一仍是致力於中德雙方在節能環保、新能源、新技術領域的合作。
  訪華動態環境污染應尋找新答案
  默克爾抵達成都後,出席了中國(四川)-德國新型城鎮化論壇。她還在成都逛了20分鐘農貿市場,花10元人民幣買了香料、郫縣豆瓣等,並且跟著川菜大廚學習宮保雞丁的做法。
  在新型城鎮化論壇開幕式的致辭中,默克爾說,中國現在的情況與以前的德國相似,城鎮化的過程中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。
  她著重提及了工業化所帶來的環境污染,並認為中國中西部地區面臨新的發展機會時不應照搬沿海模式,而應尋找新的答案。
  早在默克爾訪華之前,德國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負責人海爾曼就說,德中經貿關係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在於兩國經濟間的互補性。德國在清潔能源開發、環境保護等領域的技術為中國所需,而中國製造的消費品在德國非常受歡迎。
  新華社的文章進一步指出,中德兩國都致力於結構改革,這將為經貿合作“升級”提供源源動力。將中國的“新四化”——城鎮化、工業化、農業化和信息化與德國力推的“工業4.0”戰略相結合,雙方這次有望在節能環保、交通、高端製造業、新技術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領域找到新的合作平臺。
  德國優勢1998年就是風電第一大國
  所謂可再生能源,大致是指風電、水電、太陽能、潮汐發電等。一向被譽為全球可再生能源利用最成功國家的德國有多強大?從2年前的一組數據中,我們可以找到一些答案。
  自1998年成為世界第一風電生產大國後,德國風電始終保持世界領先地位。德國聯邦能源與水利協會統計,2012年上半年,德國各種可再生清潔能源的發電量達679億千瓦時,占總發電量的25%。風能仍是德國最重要的可再生能源,占全國發電總量的9.2%;太陽能發電占總發電量的5.3%。《中國風電發展報告·2012》發佈時表示,到2030年,風電將占我國全國發電量的8.4%。
  這些數據背後是德國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巨大優勢。據《世界報》文章介紹,在政府的高度重視下,德國一直處於可再生能源技術的高端。風能方面,德國的渦輪機技術和自動控制系統領先全球。太陽能方面,德國的光伏發電技術位居世界前列。除此之外,德國還擁有世界一流的將可再生能源運用於建築和交通設施的技術。
  同時,德國對可再生能源的投入一直穩居世界前列,2007年和2009年分別以投入140億美元和300億美元排名世界第一。
  互補合作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已開始
  美國《紐約時報》就中德合作刊文稱,自默克爾擔任德國總理以來,她和德國企業界與中國建立了穩固的政治與經貿關係。默克爾此行意在延續中德經貿關係快速增長的“黃金十年”,除了加強與中國在傳統領域的合作之外,更會重點發展與中國在環保、電動汽車等領域的合作。
  《紐約時報》文章還指出,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,其實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就已經開始。進入21世紀後,兩國的合作無論在深度還是廣度上都迅速升溫。2005年,中德合作在北京舉辦世界可再生能源大會,對全球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進行呼籲和研討。
  這種合作並非一時,而是基於雙方的共同利益與互補利益,有著重要的基礎。中德兩國均深刻認識到,發展可再生能源不僅是其自身實現能源本土化、調整能源結構的必然選擇,同時也是增加全球能源總量供給、減少海外能源競爭的有效途徑。兩個國家在能源、氣候方面遇到的共同挑戰以及圍繞應對這些挑戰,所形成的共同利益和互補利益,構成了兩國合作的基礎。
  中德合作歷程
  2000年 中德確定加強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開發與利用
  2004年 可再生能源與能源效率被確定為兩國合作重點
  2005年 兩國合作舉辦世界可再生能源大會
  2009年 能源、環境技術和循環經濟等領域的合作繼續擴大
  2010年 中德建立能源和環境合作伙伴關係,推動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合作與應用示範
  2011年 首輪中德政府磋商特別強調,能源領域具有極大的合作潛力
  2012年 第二輪中德政府磋商,繼續加強新能源等領域的合作
  2013年 中德著力提高能效和發展可再生能源,包括共同
  開展電動汽車示範應用等
  中國啟示警惕風電和光伏電波動性
  歐洲能源管理師、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主任陶光遠,在2014中國清潔電力峰會上說,德國發展可再生資源對於中國的啟示,第一是中國發展可再生能源時,風電和光伏電的波動性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是最大的瓶頸。
  有風的時候,大概在2020年就會出現負需求,不但電用不完,而且還多餘了。2050年德國大概40%的時間是電力過剩,在這40%的時間里,把全國發電站都關了也沒用,光伏電和風電仍然超過總需求。沒風的時候,假如又碰到用電高峰,德國只能使用傳統能源全力開機。
  第二,風電和光伏電的發展,要求遠距離高電壓輸電網和配電網的大規模發展,需要及早研究和規劃。
  第三,合理的可再生能源並網電價體系和電力銷售價格體系,大家也知道,德國有電力市場,電最便宜的時候是負的,誰把電拿走,我給誰錢。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德國的經驗教訓是值得借鑒的,德國是歐洲唯一一個工業大國,德國今天的工業還保持30%以上的GDP,法國、英國、意大利都是百分之二十幾,其保持了完整的鋼鐵工業、水泥工業、玻璃工業。
  本版文/記者 張潔清 實習生 何四芬  (原標題:能源合作 中德搭“新”平臺)
創作者介紹

手機吊飾

cv08cvsy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